今天是: 天气预报: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史海存真 - 直击:李自成及大顺军根据地湖南慈利广福桥四十八寨(三)
直击:李自成及大顺军根据地湖南慈利广福桥四十八寨(三)

史海存真 加入时间:2013-06-01 13:18:37 admin  作者:慈利社科联供稿  点击:234

    2007年6月,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县广福桥镇,在文物普查时,根据群众流传,调查发现,该镇五雷山内,三王峪一带,有李自成实行“联明抗清”路线时建立的根据地,拥有面积30平方公里。

    这里有李自成大顺军的四十八营寨;有三十六宫,七十二殿;有大顺军实现生产自给,“劈山开荒,务农谋生”,营造的层层万亩良田;有大顺军将士们亲手砌起的一段段百里长的田埂;有总采石量高达lO万立方米的施工遗迹;有炼钢铁时遗留下的炼铁炉和大量铁渣;有大顺军在悬崖陡峭上建造的石城门;有李自成王府地太平村的遗址;有陕北石匠们留下的精湛石雕艺术等等。

    这里是一片原始森林,这里是土家族的村寨,这里曾经是竹林碧绿,树木参天,奇山异石,风景秀丽,青山绿水,风光优美,高山流水,鸟语花香。这里没有炮台,没有哨所,没有战场的痕迹,只有太平和谐,屯耕养息的生产遗迹。在这里他们曾经过着安逸祥和的田园生活,好似世外桃源,人间仙景一般。

    通过专家对广福桥的实地考察,逐渐破解和解读了一个个谜团,揭开了四十八寨以及广福桥一带的神秘面纱,撩起了那笼罩在五雷山上的那一层层迷雾。让沉睡了350年的遗迹重归光天化日之下,让尘封了350年的历史重新与世人见面。

    一、口述部分。口述是指口头传述,也就是民间的口头传说,它是人们对当时事件的情况,以口头表达形式在人民群众中广泛流传,代代相传。虽然有的传说对事件有它夸张神话的一面,但其事件的本身的主要情节还是有它的真实性。主要是它不象文字那样含有人为情感因素,尤其是在没有任何历史文献记载和文物遗迹的情况下,它也算是一种历史。

    (一)李自成的大顺军在广福桥五雷山里驻扎过,这是一个真实的传说。在考察采访中,对双云村、太平村、三王村、广福桥镇等地,以及在陪同考察过程中,有7次,曾对80人次进行过集体和个人调查,这些群众的年龄都在50岁以上,还有一部分是70岁以上老人,他们都对李自成大顺军在广福桥五雷山里驻扎过的传说认识一致,都是小时候听上辈老人讲的。尤其是李自成和吴三桂在五雷山打仗,五雷山的雷电击败吴三桂,助李自成转败为胜的说法,较为流传。而且还有很多有关李自成及大顺军的传说故事。

    另外,据《慈利县志》记载:“顺治十五年,闯贼余党尚结营石慈九永山中。”由此可见,传说与县志记载是一致的。李自成的大顺军在广福桥五雷山里驻扎过是历史事实。

    (二)四十八寨是李白成大顺军驻扎的军营寨。“48”这个数字在李自成大顺军里是一个具有历史纪念意义的特殊数字。它是李自成从北京撤离到西安后,又从西安经由湖北撤退到武昌。在武昌,他按现有48位将军人数,将大部队进行改编成立48个营部,一部一将,一将一部。从而一改整体流动作战为游击流动作战。

    吴伟业《绥寇征略》卷九《通城忠》:自成走武昌,左良玉时已率兵南下,武昌屋无人。自成偕其妻高氏、李锦、李过、高必正,皆肺腑戚,诸将田见秀、袁宗第,刘体仁,刘芳亮,张鼎,吴从义,牛万才等犹从之,其众尚数十万,分为四十八部。居武昌五十日。改江夏为瑞符县,设伪令,运铜炭铸永昌钱。

    冯苏《见闻随笔》卷上;自成至武昌,左良玉时已率兵南下,武昌屋无人。自成偕其妻高氏、李锦即李过、妻之弟高必正,及诸将田见秀、袁宗第,刘体仁,刘芳亮,张鼎,吴从义,牛万才等犹从之。其众尚数十万,分为四十八部。居武昌五十目。命其下四十八部先发。

    查继佐《罪惟录》列传卷三十一《李自成传》:自成于(顺治二年五月)十三日出(西安)东门走蓝田,由商州龙驹寨走武吴,以入襄阳,武昌屋无人,自成偕其妻,高氏、李过、妻之弟高必正,皆肺腑戚,诸将田见秀、袁宗第,刘体仁,刘芳亮,张鼎,吴从义,牛万才等,众尚数十万,分为四十八部,奄有荆州、襄阳、德安、承天四府守之。
    由以上历史记载来看,尽管它是站在地主资产阶级的立场上写的,但它的确证实记载了四十八部的改编事实,,因此说四十八就是李白成大顺军联明抗清时期的部队的军事编制,即军事建制。

    (三)三十六宫是四十八部营寨的掩护和联络地方。自古以来,陕北人就有崇拜神灵,和乞求神仙保佑的传统习俗和风气,在那贫瘠而荒凉,靠天吃天的黄土高原上,这是人门生存的唯一精神寄托和希望。这种习俗和风气,至今还延续不断。大顺军的的将士们大多是来自黄土高原的农民,这种精神的需要,也就自然而生。他们在那个时期的唯一希望和乞求就是对神灵的高度崇拜,而且是要付出真心与实际。这样兴修宫殿,既能表示他们一种诚意,又能作为他们实现“联明抗清”的活动场所,何况方圆30多公里的山区,长约20多公里的山谷里建立联络站,也是处于战略的需要。三十六宫,也有可能是根据四十八营部的具体势力而确定的。当地人和慈善家、出家人一般不会一下子修建这么多,这么大规模的宫殿。因此,它是
李自成大顺军所为。


    (四)七十二殴是三十六宫里的主要殿堂。一般来讲,宫是帝王太子等居住的房屋,也指神仙居住的房屋。它与单一的庙宇有所不同,他有人居住的成分。那么既然有神和人居住,就必须有两个大殿,一个大殿供奉神仙,另一个大殿由人居住,这个人就不是一般的人了。由此,有三十六宫就有了七十二殿。

    (五)“皇上卫”是李自成大顺军的专用名词。陕西省富县太平村李自成家族人300多年来,一直把矛,梭镖称做“皇上卫”,而太平村及三王峪一带的村民也称它为“皇上卫”,这说明是与李自成大顺军有着密切的关联。绝非偶然。“皇上”一词是专指皇帝,而且是在位的皇帝。“卫”即是卫士和捍卫的意想。顾名思义为:皇上的卫士。大顺军的将士都是当过大顺帝李自成的忠诚卫士。显然,当地的称谓是原于当年大顺军流传的,而李自成家族的称谓则是祖上流传的,可见“皇上卫”是李自成大顺军的专用名词。

    (六)太平村是联明抗清根据地的总部所在地。从历史上看,任何一个有组织的部队,都有他的总部所在地,他是部队的首脑机关的所在地,也是部队后营家眷生活的地方,这个地方一般要选择既要隐蔽性强,又要选择安全性好的。太平村的地势、位置、环境是极具这方面的条件,真可谓安然太平。

    (七)采石场突然停工下马,是军事命令的集中体现。在城门寨下的采石场,看到一块块原始采石的现场遗迹。应该看来是突然命令所致。开采出的毛条石和已经加工好的石材,很自然的摆放在山上,没有一点挪动的痕迹和迹象,说明采石工一日离去,就再也没有回到这个地方,更没有动过这些石料。否则,现场不会保持到现在这个样子。

    (八)石墓碑可能是李自成同辈兄弟之墓。传说太平村有人曾经发现一块墓碑,上面写着:“李自x”字体没有看清楚。有人说这块墓碑可能是李自成的。如果是李自成的,发现的人一定能看到“成”字,他也能清楚的记下李自成这个名字。看不到或记不清,则说明那个字不是“成”字,或是其它不认识的字。假如真的要是李自成的墓碑的话,那墓碑的规格和形状,是能体现它的与众不同。说明这快墓碑很有可能是李自成同辈兄弟之墓碑。因为当时的太平就是李自成家族人生活的地方。

 

    二、遗迹部分。遗迹是历史事件或物体遗留下的痕迹,按照物质不灭定律,它是永远不会从地球上消失的。现在的考古和历史研究是很重视遗迹的。好多历史问题都是从遗迹上找到答案的。

    (一)万亩良田是李自成大顺军的丰功伟绩。在三王峪的山谷里,在四十八营寨的沟沟岔岔里,在太平村平地上,有一万余亩,是由大顺军营造的一块块田地,和那一排排整齐有序的,用石料砌成的田埂。那施工质量技术上,一眼就能看得出,那是大顺军里的北方汉子所为。这么高质量的田埂田地如果不是大部队,以军事纪律军事的管理手段,是不可能营造出这么多高水准的田埂和田地。因此,这万亩良田是李自成大顺军的丰功伟绩。

    (二)万寿宫是帝王之殿。万寿是一词在封建时代是皇帝,的专称。在三王村的万寿宫的遗址和所处位置,以及建造规模和遗存的柱基石的规格上来看,它是一个最高等级的宫殿,是三十六宫之最,可想而知,它应该是为李自成所建。

    (三)秦王宫是李锦(李过)之宫。李自成在西安建立大顺时,封给李过的爵位是毫侯,进入北京登基后,进封秦王,所以,在这里建筑的秦王宫应该是李锦(李过)之宫,是名正言顺的,更何况他当时是大顺军的主帅。

    (四)三王宫是李锦、李延(彦)、李来亨之宫。在三十六宫里有大王宫、二王宫和小王宫,坐落在三王峪里,故称三王峪。按照帝王封爵的原则。王公爵位一班必须是皇帝的直系亲属,当然也有例外。由此推测,三王应该是:大王李锦,二王李延(彦)、三王李来亨。其三个宫名也由此而得。

    (五)城门寨是宫殿与军事的结合建筑。从城门寨现存的工程规模和遗迹来分析,它是一座未完工的宫殿和军事防御中心,它的地理位置比太平更加险峻,有一定的战略防御意义,可以作为非常时期的指挥中心,。从石材的加工技术质量上来看,它是严格按照宫殿庙宇用料和施工要求进行的,因为建造军事设施是完全没有必要用那么考究的工艺和技术制作石材。

    (六)探子寨是军耕的典型营寨。从探子寨的考察情况来看,它既有军事防御的功能,又有屯田耕作的劳动环境,有旱涝保收的生产条件,是部队安营屯息的理想地方,它具备长年居住生活的必要条件,完全可以过上较为安逸隐居式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从而证实了四十八营寨的先决生存基本要素。

    (七)炉头湾的铁渣是李自成大顺军大炼钢铁时的遗留物。由于生产和劳动工具的需要,以及造田、建庙所要的采石工具,还有大量的军事器具,需要大量的钢铁,如果解决不了钢铁问题,万亩良田和那么多的宫殿庙宇就不可能建造,根据地就不可能存在。于是用土法上马,大炼钢铁。是需求与供应的关系,这些大量的铁渣足以完全说明,它是铁证如山。

    (八)太平兰氏与李自成家族有一定的姻缘关系。太平村现在居住的兰姓人家,可能有李自成家族有姻缘关系。兰姓人家祖上是清雍正初年就在太平村居住,而富县太平李自成家人大支系《李锦家谱》记载的次孙李柱之妻就是兰氏,回到小太平的是其子,说明李柱是娶当地的兰氏为妻,很有可能与老太平兰姓有姻缘关系。

    (九)地理地形是建立根据地的最佳条件。从四十八寨的地理位置和地势来看,尤其是三王峪的山谷,与陕北的地形很相似,此地比陕北相比,具有优势的是这里的原始森林和充足的水源,更具有防御和隐蔽的优势,所不同的是土地没有黄土高原那么辽阔,这一点在劈山开荒上下功夫,用营造的万亩良田来弥补它的不足,因此上,它是一个理想的根据地。


    三、文物部分。文物是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他是研究历史的物质依据。这次考察中,发现的文物虽然仅有数件,但它却是一个唯一的直接证据。 

    (一)石楔子是李自成大顺军的遗留物。在太平村董书记家里发现的铁楔子,初步可以认定它是300年前的文物,是辟石用过的,它是见证当时“劈山开荒”时铁的证据。

    (二)石料石器是李自成大顺军的杰作。在三王村万寿宫遗留的柱基石,以及城门寨、探子寨遗留的大块料石和石器,可以认为它是李自成大顺军的杰作,因为大顺军里有大量的陕北人,陕北人在石工活上是他们的强项,他们对采石、取石、运石、凿石方面是一绝,其它地方人是无法和他们相比。那柱基石反映了北方工匠的创作意识风格。它是李自成大顺军的杰作是毫无疑问的。

    (三)“永昌通宝”是李自成大顺朝的钱币。在与双云村和太平村老人们做调查采访时,都说他们在当地见到过好多“永昌通宝”。这足以证明李自成大顺军在此建立根据地的真实性。

    四、存疑部分。在考察调查中,有一些存疑,没有得到有力的和事实依据,只能根据历史情况和实地考察情况进行分析和推测,提出不成熟的看法。

    (一)大顺军怎么会突然离去?在五雷里,那么多的万亩良田,和那么多工地殿庙宇,虽然不是全部完工,但从土地的营造规模和水平,以及遗留的剩余工程的规格程度来看,不是几年就能完成的,其规模程度是具有一定的长远打算和规划的。但是怎么会突然悄然离去?是因为战争所致?

    有人认为他们的离开不是战争或围剿所致,是有圣旨类的命令,之所以离开也许是因为大势所去,对前途失去信心,因而在有圣旨情况下,就放下那些未完成的工程离开了这里,否则是不会半途而废,前功尽弃。那么这到圣旨是否就来自李自成家族那首神秘的世系排号:“锦仲智春成,必为满克登,应先风文生,世挺太和启”(风文即米脂凤凰山和文屏山)这是一首藏头诗,它明确的给你指出了继续坚持的必然后果,同时还给你指出了对应策略和战略计谋,断言:“锦必应世”。能否确定,还得进一步的研究和探讨。


    (二)四十八寨营里为什么没有炮台?我在四十八营寨里考察,始终没有看到炮台,辛国强先生和张贵光先生说他们没有发现,连多次进行电视拍摄专题片的慈利电视台专题部的王部长也说没有发现炮台。作为一个以防卫为主导体系的部队来说,在防御上是不可能没有炮台。说明这里作为根据地,它的隐蔽性是非常好的,一片原始森林和特殊的地理位置,不存在设防,可以放心地去搞生产。想必这块根据地里曾经到处是一片和谐太平的场面,否则,万亩良田的营造和大生产运动,以及大规模的庙宇宫殿建筑就不会那么一时间全面兴起。

    (三)怎么没有发现大顺军遗留的文字?同样在所考察的地方,还没有发现当时大顺军留下的文字。仅发现的一处还不是大顺军所为。这个问题就能说明当时的大顺军的纪律是相当严明的,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留字,一切都为了隐蔽,甚至连墓碑也没有留字。要说留字,他们是最有条件,可是就没有,也可以说明其军纪的严明性。

    (四)四十八营寨里有没有遗留的金银财宝?广福桥李自成大顺军的根据地是李自成与南明实行“联明抗清”时建立的第一个根据地,也是“联明抗清”时期的后方基地,时间大约从1646年前后到1665年前后。1646年大顺军刚刚从北京撤离不到两年,应该有一些财宝存放。若是要存,五雷山里可能性是比较大些。因为这里离他们就近,与他们伴随的时间最长。

总之,一切事实依据完全可以证明,广福桥四十八营寨,是李自成大顺军“联明抗清”的根据地。这是一个重大发现,它填补了李自成在实行“联明抗清”时期没有根据地,流动、流窜作战的不实记载。充分说明李自成的大顺军是一支英勇顽强,不屈不饶,能军能耕,组织严谨,纪律严明的部队。对研究李自成“联明抗清”史和南明历史提供了一个有力的事实依据。


 

上一条:解密:李自成及大顺军在慈利的活动(二)
下一条:解密:沅古坪李自成余部后裔及寒水溪藏金洞


主办:中国·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承办: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地址:中国湖南省慈利县县委大院 邮编:427200 电话:0744-3234295 Email:464437227@qq.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20122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