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史海存真 - 解密:沅古坪李自成余部后裔及寒水溪藏金洞
解密:沅古坪李自成余部后裔及寒水溪藏金洞

史海存真 加入时间:2013-06-01 13:42:01 admin  作者:clskl  点击:312

    1664年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合击李自成,清兵善骑射,几番对阵,李自成败北,于是席卷国库金银珠宝,辗转千里至湖北、湖南。清政权建立后,李自成余部则与南明政权联手,转战湖广,其间在澧水流域活动尤为频繁。迨至南明王朝灭亡,李之十数万余部悉数瓦解。

一、古碑破译“闯王”世系之谜

    2005年3月3日,我在永定区沅古坪镇三台山下小溪村小学对面发现已碎作阶石的李茂模墓碑,碑的序文曰:“公乃自成五代裔孙先桂次子也……先桂公生于明祯宗九年燕京清河,顺治十三年(1657)随曾祖成公四代弃燕京,公与寒水溪先仁公乃同父异母所生……”据此,居于寒水溪的李先仁(即李必棚)当是李自成裔孙。据谱书记载,李先仁裔孙多居住在永定区的双溪桥乡与沅古坪镇,至今已达三千之众,他们当也是李自成的后代。随之考查发现李先仁——即清代忠义大夫李必棚,碑亦有序曰:“公乃茂禄之子、先桂之孙……四邑(辰州、永顺、常德、澧州)七县之梁,良田千顷,阡陌云连,举火万家,慈善养孤,独以惠困,施棺材以泽枯骨,四乡设馆以治愚,纳曲艺方人,以歌尧舜娱庶民……”这两处李氏故居,均规模宏阔,墙垣高三丈余,宽一丈余,房屋一百余间,均系砖木结构,有后花园、前花园、亭台楼阁、戏台剧院等。入夜,我聚十余70岁以上老者座谈,得知李先仁(李必棚)在桃源、沅陵、石门、慈利、永定、永顺、龙山、来凤均有田庄驿站,其李氏家族作了大量利民之举。

二、李氏家族的中兴及利民之举
    闯王部属中一脉潜入慈利、桃源、沅陵、大庸(今永定)四县交界的僻乡野壤。其后裔中之李先仁(李必棚)便采取如下措施:

(一)垦地置田、奖励耕种。出重金将上述境内的田山全部征购,财主原种田地不收任何上交,白得出售金,田地世袭;凡是有水源、未开田的荒坪地,任何贫民均可开渠扩田,栽种十年不收租子,田土世袭。李氏家族,遍修庄房,故沅古坪地区庄屋岗地名就有十三个。遂有前面所云“良田千顷,阡陌云连,举火万家”之碑铭,如今沅古坪地区农田(砌坎)多为当时创举。

(二)兴教治愚,化育民众。据查,在四邑七县共办了200多处私塾学馆,负责租房和师资费用,贫民送子读书就行。如清代时双溪桥乡猫湾村佘家山的符兴喜,曾免费施教四十一年,学生达六百多人,受诰封为“文林栽培郎”。此人便是李氏家族资助者之一。因而沅古坪人的文化素质,普遍比永定其他地方高。

(三)生施医药,死舍棺材。凡是他的庄客病了无钱医治,经地域管家核实药费,可抵交李氏家族当年租谷(折布)。庄客死了,无论老少,都由经地域管家核实,由李氏家族舍棺材,故碑刻曰“施棺材以泽枯骨”。

(四)慈善养老,救贫济困。当地老者皆称,李氏家族每年负责对近百孤老,生养死葬。凡庄客遇天灾人祸,均由管家核实,由管家支付钱粮或抵免当年上交。乞丐常养,过路人箩筐、背笼口必须朝下,否则就要你去挑谷米。当时,交通不便,李氏便在秀山、来凤、龙山、永顺、大庸设盐栈,每年有二十多个脚夫,以马驼运食盐供食用之需。现在徐树坡岩宝岗就是当年的盐局,那时此处人来人往,生意兴隆,真是每天“灶内不熄火,路上不断人”!

(五)弘扬文化,广纳艺才。李家大院修有戏院戏台,戏台对联曰“唱悲欢离合,近代岂无古代” 事;演生旦净丑,座中定有剧中人”。院子里常年有专门的戏班,称
“家班”,外来戏班称“客班”,客班任凭你把戏本唱完,付钱走人,家班专门维持无客班时演出。凡看戏人,概不要钱,还供中饭一餐,如晚上还要看戏的观众,供应晚餐。因而徐树坡热闹非凡,戏称为“深山南京”。

(六)修桥补路,施舍渡船。如今沅陵县七甲坪乡皇后溪桥、李家沟桥均是李家捐修,慈利溪口、大庸鹭鸶湾、沅陵洞庭溪的渡船。均系李家捐资打造。从徐树坡到桃源三百多里山路,李氏家族每年均派人请石匠补修石板路,聘请民工斩草砍刺,保障道路畅通。当时虽然抢犯猖獗,但碰上修桥补路者,皆分文不取,因而常有过客装扮成修桥补路者蒙混过关。

三、大兴土木,建寺修祠
    据砖上文字记载,寒水溪住宅墙砖烧制时间为清雍正元年(1723),寒水溪李氏家族的两处豪宅,当建于李自成兵败(1644)约八十年之后,他们大兴土木、建寺庙、修住宅、筑城墙洞府……等耗资用工惊人,现列举如下:

    (一)置庄园。在双溪桥乡徐树坡村观音山下,有李氏家族二处豪华庄园,占地约20亩,城墙(四周)高近三丈,宽丈余,全是用四方巨石垒成,内有房屋近200间,有戏院,前后花园,隔火墙,消防池……等等,成一字形排列。群众说“这头杀猪,那头昕不见猪叫”,长年有上千人住宿餐食。仅养鸟者就有十八人。

    (二)建宗祠。在双溪桥乡的高家溪修有李氏宗橱,占地约八亩,是沅古坪地区占地最大的宗祠,四周是火砖墙,内有正殿6间、耳房四间(两层)、学馆(可容200人)4间、戏台3间、厨房4间、接待室6间。门前有2亩地用整齐的石板砌成演武场。祠内门窗雕梁画栋,富丽堂皇,正殿六块石碑(墨石)全是用骡马不知从何地驼运而来。而沅古坪镇红土坪上万户李姓人家,其李氏祠堂则占地仅仅两亩(1373年建)!距离高家溪不过三十华里,在当时,按规矩各族姓氏是不允许近距离另修祠堂的。这就说明红土坪的李氏祠堂非李自成部后裔所建。

    (三)修庙宇。在寒水溪李氏家族对面海拔95l米的天佬山顶,修有寺庙一座,占地约四亩,碑记“督查监修李如炳”,这庙修得奇怪,在《鲑瓦分盖碑记》中刻有“四角钟鼓楼3200匹”字样。到实地勘查,寺庙四角各有一鼓楼,且有枪眼射击孔,弹药孔。内有正殿、双耳房、厨膳房、天塌、钟鼓楼等,其断垣残壁,遗址尚存。据刘银堂(退休老师)、符景段(退休老师)回忆,庙貌宏伟,雕刻精美。

    (四)建洞府。在双溪乡高家溪有一洞,长五里,高十余丈,宽lO—15丈不等,以备战乱。李氏家族李茂三负责督修洞府,门外墙高四丈余,上有射击孔40多个,分三排、三层共。120多个射击孔,内有粮食、石碾、磨子、水井、卧床、石桌、石凳、土灶20多个(当年修高家溪水库住上千人)。此洞府真是一人当关、万夫难攻,当年一
个班的红军攻打躲进洞中的土豪,有两个红军牺牲在洞外。

    (五)立庄房。李氏家族在这地带购置大量田土后,为了方便庄客住宿,便修了1700多栋庄房。所以碑铭有“举火万家”之句。另外李氏家族同房侄亲,又为他们在沅古坪的李家庄、桐油坪、峰火修建了砖木结构的房屋100多间。为了使他的18位符姓管家理好家务,又在双溪桥乡修建了9处80多扇砖木结构的住宅。故而沅古坪地区有“双溪的屋,李家的谷”的民谚。

    (六)垒城墙。李氏家族在今沅古坪的飞潭旁边修筑了飞擂二处(如今此地仍叫飞擂坡),在飞擂坡上方有一片开阔地,又修筑了近2里长的石砌城墙,宽丈余,有射击孔,一石碉如今地基尚存。

    四、暧昧军饷正统皇封
    在李先仁(李必棚)的墓志上刻有“捐军饷十万两”,与民众言传相符。而清政府又为何诰封他为“忠义大夫”呢?我在大坪镇考查中发现大坪胡泰常与慈利康家坪冯家与此有瓜葛。
胡泰常,永定大坪镇顶丰垭村人,“祖业不丰”,后当了李家在永定南郡地产的大管家。李自成的儿子李如炳与胡泰常家过从甚密,大管家胡泰常便渐渐将所管理的大坪、小坪、阳湖坪、西溪坪、官黎坪占据了,成为“永定南郡之首富”,租金谷米概不上交。此事被李自成部属冯希甫(后定居慈利)知道了,便派其孙冯师炳出面周旋。冯师炳将事情真相告诉李如炳的妻子后,李妻不知怎么办才好。冯师炳说你给我十万两白银,我有办法给你取回来,李妻认为是子孙产业,就忍痛付银十万两。冯师炳来到大坪,找到胡泰常说:“你家大业大,世道不太平,家中无一批保镖不行。”胡泰常觉得有理,就同意招260人作看家兵,由冯师炳隶管训练,由胡泰常供应军饷。冯师炳是2000余人马的澧州守备,半年后将胡泰常家丁头目(胡之孙)二人捉拿捆绑要杀掉,罪名是“叛乱”。胡泰常怕断子孙香火,便以西溪坪、阳湖坪、官黎坪作赎金交换人质。冯师炳得到田契文书,到寒水溪找李氏夫人领齐了十万两白银。但为了缓和冯李二家关系,冯奏报朝廷:李氏家族捐十万两军饷有功。朝廷便诰封李氏为忠义大夫、奉政大夫、朝议大夫,此官为世袭,传至第六代李先仁(李必棚)时仍为忠义大夫。奉政大夫、朝议大夫乃李先桂祖父、伯父(王家坪镇两河口村)。冯师炳则在慈利康家坪修了148扇的砖木结构的冯家大院,规模宏伟,乃湘西有名的大庄园。

    五、六大质疑待解读
    近两年的考查中,有六大质疑引人深思:
    (一)戚六六和尚这个名字好生蹊跷。在修建天佬山寺及铸鉎瓦时,戚六六和尚捐资2500两白银(第一次为1700两,第二次800两),是建寺庙总投资的十分之七。当地百姓认定,只有寒水溪李家才出得起这么大一笔钱,因此这寺庙百分之百是李氏家族修的。那么碑上为什么要刻戚六六捐那么多银子?一个和尚能多大资产呢?84岁的退休老师符景段说:“戚”与“七”同音,“七六六”正是李自成三字的各笔划,李自成名闯,而繁体字“闯”字共十七划,每划100两白银,正好捐白银1700两,这难道仅仅是巧合吗?

   (二)明皇宫御医书为何流落到穷山僻壤。在考查登录古书籍中,以现了明朝皇宫太医院为皇帝、妃子、太子、公主治病养生秘本如《鼎锲幼幼集成》、《医方集解》、《本草精华》、《增补寿世保元》、《御茶医宗全监》……等十七本,均盖有“明太医院藏”印章。御医临床实践成功秘方,为何流散武陵山中,岂不令人费解!而且多为李氏裔孙李世龙出售给民间郎中,李世龙自己也是靠这些医书行医,才当上公社卫生院院长的。

   (三)四县李姓家谱皆没有关于李先仁、李先桂两弟兄及其后裔的任何记载。我在记录古书籍中,查遍了沅陵、永定、桃源、慈利四县李氏家谱或家乘,自元、明、清以来共二十种手抄、活字版本,寒水溪李先仁、李先桂两弟兄及其后裔一字未见。既是当地李氏,为何谱上无名呢?这一是说明寒水溪李氏系外境迁入的李自成支系后裔,二是说明这四县多支李姓并非同为李自成支系。

    (四)同一地方李姓修建两座宗祠其中必有隐情。自古以来同一姓氏相距不在百里之外,是不许修两个宗祠的。而高家溪距红土坪不过三十华里,为何修了两个李氏祠堂?而且高家溪李氏宗祠比起红土坪李氏宗祠来既大且豪华,这在解放前是绝对不许这样搞的。如龚姓本来有一个宗祠,1892年有人在不远处又修了一个宗祠,族长便带领族人百余将其一举烧毁。而李氏修了两个宗祠,为何没有类似的举动呢?理由很简单,两处李氏不是同宗同族,因此,寒水溪李氏即便有了清诰封忠义大夫、奉政大夫、朝议大夫这样的重大喜事儿,也不曾到红土坪李氏宗祠朝拜。

    (五)李氏家族选址及建筑为何总含有军事性质。寒水溪位于永定区双溪乡的天佬山和慈利县金岩乡的古架山下,山高950多米,溪谷海拔168米,溪长12里,古木耸生,交通不便,抬头一线天,俯首一条溪,但此地是澧州府、常德府、辰州府(沅陵)、永顺府四府结合部,天高皇帝远,万事无人管。进可攻,退可守,回旋余地大。何况修有高而宽的城墙,天佬山寺庙(实际是碉堡)、高家溪洞府、飞云古城墙,均有射击、弹药孔。都是一夫当关,万夫难上的军事要地,亦是子孙藏匿、避免征剿的好所在。

    (六)天佬山古庙为何刻上如此杀气腾腾的对联——
    壮志未酬尔等焉卸鞍马(门对面有鞍马山)
    鸿愿必续口辈岂低龙头(门前面有龙头岩)
从此联看,绝非一般人的语气与志向可比,而且与寺庙佛事风马牛不相及。据双溪、孙阳坪、徐树坡、天佬山村民世代相传,在寺庙修好后40年左右,庙中有一长老,年逾八十,担柴、浇油,然后双手相合,于火中坐化而终。如今庙基上留有一链铸牌,曾有好几个人爱财,想偷走卖掉得钱,结果遭到报应,然后又赎回送到原处,方才了事,据说就是此长老显圣。乡人遂猜测议论,此老者莫非就是戚六六和尚一一李自成?刘银堂老人说:“商纣王修鹿台,周文王修灵台,都是派自己儿子督修,所以李自成就派儿子李如炳当监查,督修天佬山庙、李氏宗祠和两处住宅。”

    (七)李氏家族资金收支悬殊太大.不能不让人生疑。
据李氏家族长辈相传,资金来源有三:
一说是在寒水溪藏金洞捡得一洞金砖银锭。据溪口(慈利)王锦华老人讲:听祖父说某年某月的一个晚上,溪口来了九只船……第二天清早只见九只空船无人要,后被当地百姓分了的。沙滩上马屎马蹄印向金岩山去了。

    不几天,就听说当地李岩匠捡到一袋金砖,高兴过度得了神经病找不到自己的家了。所以如今沅古坪双溪、金岩山的村民,至今都在沿用一句歇后语:李岩匠捡到金子——寻不到岸垭地(岸垭地即李岩匠居住地)。如果寒水溪藏金洞地理位置在北京、西安、洛阳、南京、长沙大城市边上,抑或有帝王将相候爷、商贾富豪在此藏金埋宝,而这崇山峻岭和穷乡僻壤,是断无这种可能的。

    其次当地地质不含金银矿,也无冶炼遗址,故尔天生一洞金砖银绽亦属子虚乌有。根据事情发生的时代背景和种种迹象分析,很大的可能性应是李自成部将金银珠宝及其家属自溪口用马驮,只要五、六个钟头就可到达寒水溪藏金洞。也才有足够的资金购置田地,大兴土木,建祠修庙,兴教治愚,救贫济困,大办公益事业。

    二说是李家祖婆梁氏婆婆家中富有,赠嫁了24背银子。莫要说24背,就算是2400斤银子,也办不了那么多事。再者家居双溪桥乡的梁氏,只有五间屋地基,祖业田产不上百亩,祖坟都是块石墓门,可见家境并不宽裕,哪能有24背银子陪嫁。

   三说是李氏家族勤耙苦做,善于筹谋而发家的。从调查情况看,李氏家族都是管家管事,从中渔利,大坪的胡泰常靠贪污租金粮食发家,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李氏家族“如、之、先、茂”四代尚能自励图治,而到“必、似、兰、世”四代则只图享受,以致到1949年共和国成立时,大部分成了“贫农”。这就是民间俗语讲的“创业犹如针挑土,败家胜似浪淘沙”。李氏家族的兴衰,自然就成了永定、慈利、沅陵一带饭后茶余的话题。

    概言之,关于李自成余部在澧水流域一带的活动,这在明朝的正史和方志中,都有记载,是言之凿凿的历史事实。可以肯定的是,当李自成的人马由胜而败,几经努力终无力回天,在强大的清军追剿下,其余部基于东山再起的目的也好,或是保全性命的目的也好,寻个去处潜人民间定居下来,这是十分合乎情理的事情。于是,永定的寒水溪李氏家族,跟临澧的蒋家花园、慈利的冯家大院,在同样的历史背景下,一同演绎同样的暴富,同样的豪宅大院,同样的广连阡陌,同样的乐善好施,这绝非偶然。以上碑碣、对联、军事性质的建筑物以及寒水溪李氏家族的种种举措,留给人们的种种猜测与疑点,也绝非空穴来风。那个方丈是不是李自成,不好妄加附和;寒水溪这支李姓来自李白成余部,虽需进一步考证,但现有的资料,足以给人们提供巨大的想像空间了。

 

(此稿为龚建业提供)

上一条:直击:李自成及大顺军根据地湖南慈利广福桥四十八寨(三)
下一条:解密:李自成及大顺军如何在慈利四十八寨建立根据地?


主办:中国·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承办: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地址:中国湖南省慈利县县委大院 邮编:427200 电话:0744-3234295 Email:464437227@qq.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20122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