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史海存真 - 史海钩沉:解放前慈利娼妓掠影
史海钩沉:解放前慈利娼妓掠影

史海存真 加入时间:2013-09-08 22:23:12 慈利文史  作者:顾奠国  点击:1196

 

图片来自网络:

    慈利的娼妓业始于何时,未予查考。一般经过登记领取粉红色“乐女证”的卖淫女子在百人以上。至于没有登记的暗娼那就无法统计了。当时国民党政府还征收“花捐”。

    大致分为三等:第一等是“堂班”,集中在北街。党班一般都有堂名,如长春,挂在大门正大方,还挂着玻璃吊灯,以逗引游蜂浪蝶来寻花问柳。

    堂班的鸨儿(老板)趁着战祸和饥荒年岁,从农村用贱价收买一些贫穷人家的少女,强迫她们卖淫,成为她们发财赚钱的卖身奴隶。

    这些不幸的少女入院以后,鸨儿便强迫她们脱下青下青衣蓝衫,换上红裳绿袄,穿上绣花鞋,油头粉面,妖娆无比。同时还启用花名代替她原来的姓名,如“七岁红”、“十三岁”、“白玉”、“金玉”、“白燕”、“玉燕”、“筱燕”等等。为了招引、迷惑嫖客,还教唱一些淫秽小调和地方调情选段,兼做歌妓。

    堂班营业形式有以下几类:第一种叫做“打茶围”。即嫖客进入院内,由妓女坐玩乐,说笑调情,由妓院内用盘子摆出糖果点心,招待嫖客,吃与不吃,都得付“盘子钱”,也可说是“面子钱”,除此之外,还有“把子钱”,这是由院内给嫖客送来揩脸擦手的毛巾,嫖客也照例付给小费。嫖客到妓院玩坐一次,吃茶一杯,最少得花上10元、20元才得出门。第二种叫做“叫条出局”。这是叫妓女到旅社酒家陪坐玩乐,或进行清唱,嫖客需另出人力车资和“跟班钱”,妓女出局,后面跟着一个提着三角马灯的人,此种人,叫“回胞子”或叫“姨娘”,是妓女的监护人,防止“飞鸢子”(怕嫖客不付赎身费而将妓女带走)和嫖客“偷堂”(不付夜度资而与之发生性行为叫“偷堂”)的越轨行为。第三种叫“铺堂”即宿妓。“铺堂”的花样就多了,与妓院内的处女同房的叫“挂衣”(妓女里面的处女叫“清馆子”,不是处女的叫“红馆子”)。如有人要“铺堂”或“挂衣”,必须先做“花头,即大摆筵席,叫“梅花席”,三五桌不等,由嫖客邀赌友五六十人,名妓一名和一般妓女数名入席陪酒。(妓女们坐于酒桌旁边,陪伴猜拳行令,只准敬酒和代唱罚酒,不得用菜。据说这是妓院的规矩,不得违拗。)并由妓院的乐队——“清音社”或琴师伴奏,妓女们轮唱京剧选段和色情小调助兴,鼓乐喧天,通宵达旦,真乃是花天酒地,挥金如土。一般中产以上人家的“洞房花烛夜”的盛况,也不过如此而已。据闻在“堂班”留宿过夜的,三夜为一局,除向妓院交付夜度资100元(银币,这是起点,“清馆人”挂衣的身价则多些)外,还有名目繁多的杂项费用开销,难以胜数。也有一些精于此道者,任你老鸨防范谨严,他们的手段高明,分文不花,也要“暗度陈仓”。

    “堂班”里的鸨儿在经济上对妓女榨取剥削的手段是极其残酷的。有如下几种:第一类叫“本家姑娘”。在形式上看是以母女相称,实际上是从小被买来的少女,到了16风凉不逼着她们去从事卖淫。成了鸨儿们的卖身奴和摇钱树,收入全归鸨儿所有;第二种叫做“捆账姑娘”,因家境贫困,难得活命,向鸨儿借来一笔钱,将女孩送到妓院卖身几年作为典押,收入价款,全归鸨儿所有。直到抵债期满;第三种叫“分账姑娘”。这种妓女将卖身所得,按与鸨儿协议规定的比倒折账分配,有按四六开分成的,也有按对开分成的;第四种叫“搭班姑娘”。这些妓女一般年岁较大,入行资格较老,青春衰退,成了半老徐娘,她们高不成低不就,难觅如意郎君,为脱籍从良,为了生活,不得不仍操旧业,鸨儿对她们不得不放松羁绊,视若同辈,除去一应开支,收入之数归本人所有。她们到了人老珠黄之年,再不脱籍,那只有找个伴另立门户,继承衣钵。

第  1  2 

上一条:档案:唐牺支与宜昌起义
下一条:事实:九渡枭雄“朱膀子”的一生


主办:中国·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承办: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地址:中国湖南省慈利县县委大院 邮编:427200 电话:0744-3234295 Email:464437227@qq.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20122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