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史海存真 - 史海钩沉:解放前慈利娼妓掠影
史海钩沉:解放前慈利娼妓掠影

史海存真 加入时间:2013-09-08 22:23:12 慈利文史  作者:顾奠国  点击:1349

    为了欺骗嫖客,堂班内部还有一种秘密语言,称之为“斩局”,实际上就是黑话。她们利用这种黑话交换情况,使局外人不得而知。少女们一进妓院,就必须学会和使用这种黑话,使嫖客落入圈套,不惜金钱。

    为了让妓女们循规蹈矩,死心踏地为鸨儿赚钱,妓院里还设立了许多严厉的规章和残酷的刑罚:如“跪香”,命越规妓女跪在恭奉佛爷用的香火前面,用香火计时。还有“香烧奶头”和“滚水烫阴”。这后两种是由于妓女与嫖客钟情私通进行性交。还有软鞭、硬竹板揪打等刑罚,那更是家常便饭。院内还雇用了1至2名“管班”,来强迫妓女从事卖淫,并对有反抗言行和违反院内规章制度的妓女执行刑罚。这种人心辣手毒,工得粗暴野蛮,他们是鸨儿的帮凶,妓女们畏之如虎,不敢反抗,也无力反抗,只有俯首听命,忍气吞声,在他们的鞭笞下过日子。

    第二等叫做“窑班”。这种妓女不会唱曲,只要嫖客、姑娘两厢情愿即行熄火留宿。她们由三五人或几十人自愿组合,推一名年长者为首,各赚各得,共同担负院内开支,不存在剥削关系。这些人较之“堂班”的妓女略低一等,但她们的身体是自己所有,没有卖身契的束缚,这一点对于她们来说比较自由。

    第三等叫做“野鸡姑娘”。这类妓女都在城墙脚一带,她们没有像“堂班”、“窑班”那样的院班组织形式,只由一个鸨儿婆领着几个姑娘,搞个房子、几个床位的小组合体,房内设备简陋。灯光幽暗到难以辨认对方面貌,也许这就是为了遮掩这种丑恶活动而安排的。她们涂脂抹粉,不论日夜都站在门前招揽生意,只要有过客便强拉进去,“关上房门,春风一度”。来客多半是人力车夫、轿夫、挑箩小贩等。“野鸡姑娘”在这个行业是地位最低、生活最苦、处境最惨的。由过度的杂乱的性交,她们大多数都染上不同程度的病——淋病、梅毒和疥疮。从表面上看去,一个一个都是花枝招展,然而红粉掩盖不了她们精神和肉体上的严重创伤,实际上她们早已变成了“红粉骷髅”。

    解放前,曾有少数妓女被赎身从良后,过着安稳自由的生活,创她们中大爽数仍是受着丈夫原配或家人的歧视虐待,无法忍受,有的甚至被迫走上自杀的道路。

    到花街柳巷来玩的,都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有闲阶层,其间有达官贵人、富商巨贾、公子哥儿、军警宪特、赌棍无赖、散兵游勇、贩夫走卒、宵小窃贼等,无所不有。从事这个行业的妓女对于任何阶层的人,都得毕恭毕敬,笑脸相迎,不可怠慢。如稍有疏忽或言语不当,就要灾祸临头,恶语辱骂,拳足交加。更有甚者,一些无赖流氓,稍不顺心,还要她们罚跪和强行灌喝大量的辣椒面和白干酒,逼得她们当场口吐鲜血才罢休。妓女们受尽了人间的欺凌、侮辱和虐待,失去了人的尊严,痛苦万分,她们也不敢稍事反抗。她们的眼泪只有往肚里流。她们抱着惨痛的心情,拖着沉重的步子,强作笑颜,日以继夜,迎着不知其数的各式各样的人。她们在精神极度疲劳的情况下,眼睛睁不开,头也抬不起,躲到人无处,只好暗自流泪,叹惜自己的生不逢辰。

    1949年8月1日,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率领全国人民推翻了黑暗的旧社会,慈利妓女们与我全国人民一样,得到了解放。她们摆脱了鸨儿们的压迫和剥削,彻底翻了身,治愈了疾病,恢复了人的尊严,学得了新的技艺,重新选择了职业。辛酸的妓女生活成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本文口述人顾奠国系第一届县政协委员,1987年病故,此文是他生前留下的草稿,林刚根据草稿通过校对史料整理。)

 

第  1  2 

上一条:档案:唐牺支与宜昌起义
下一条:事实:九渡枭雄“朱膀子”的一生


主办:中国·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承办: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地址:中国湖南省慈利县县委大院 邮编:427200 电话:0744-3234295 Email:464437227@qq.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20122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