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史海存真 - 人物:“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陈能宽
人物:“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陈能宽

史海存真 加入时间:2013-09-13  作者:笔峰山主|471806696@qq.com  点击:1017

编辑配图:陈能宽旧居

    常青的精神

    由于工作关系,笔者近十年来曾多次打搅他,而每次找他,他不是到外地公务,就是在京出席各种会议。但一旦他得知笔者找他,就会迅速安排时间予以接待,并想方设法满足笔者要求。从1994年5月12日第一次见他,到2003年2月20日为了这篇短文去拜访他,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依然儒雅端庄,依然神采奕奕,依然忙忙碌碌。以至此次拜访、笔者21时许到他府上时,他才刚刚参加一个高科技会议归来,而且近期连续都有类似的活动。已是 80岁的老人了,怎么还如此忙碌呢?他的身体和精神承受得了吗?对于后者,回答是肯定的,实践已作出了最好的说明。对于前者,他微笑着轻声慢语地解释:“曾作为‘863’计划项目的首席科学家,当然地要积极主动地投入到项目的研究中;作为总装备部科技委、九院科技委的顾问,理所应当地既顾又问;作为院士,除积极参加有关院士的活动外,还要利用各种方式培养年轻人,参加他们课题的讨论研究,接受他们的咨询探讨;‘两弹一星功勋奖章’颁发之前完全在幕后,很少有人来找;而今到幕前了,各种新闻媒体的记者、作家,多少年未联系的同学、友人、以及一些大专院校学者等等,都来找。来找就说明我还能起点作用,因此,只要力所能及,我都尽力而为。我的故乡湖南省及我工作单位所在地四川省,都聘我为科学技术顾问,无疑地也要召之即去了。我们国家实行院士不退休制,那么就要愉快地工作到底……”认识决定实践。这样,他怎么能不始终处于繁忙之中呢?

    记得2002年11月3日,笔者因母校50年校庆去请他为之题辞。他欣然应允,并当场命笔。同时也看到了他应邀为火炸药技术暨钝感弹药研讨会文集的题辞:“炸药似火,钝感如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可谓辞精意准、匠心独运,而且还连题了几幅。可见他须付出多大的精力,又该是多么的忙碌!也许正是因为他的始终繁忙,才使他的精神常青不衰。除此还有什么诀窍吗?

   康寿的诀窍

    当笔者向他请教康寿诀窍时,他依然微笑着轻声慢语地说:“没有。从未想过为了健康长寿而去选择一种什么办法,或加强哪些营养,也未考虑过采取什么措施才能使自己健康长寿。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一切都在正常的工作、学习、生活之中。”当笔者问他“到了晚年对什么最感兴趣,或干什么事情最心情愉悦”时,他干脆地回答:“学习,每每学到或发现一些新的知识、新的理论甚至新的信息时,我都感到格外高兴和愉快。老夫子讲的‘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是千古不衰的真理。我对此的感受,愈来愈真切,愈来愈深刻。古人说的‘书山无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很有道理。但我认为学习不苦,下苦功夫去学,苦也变甜,学习本身就是享受。”

    也正是基于这些认识,这位功勋科学家一生中都把学习放在首位。这也许是他成功的秘诀之一。到了晚年,他依然把学习放在首位。他在书本中学,也在实践中学;他向专家学,也向平常人学;他钻研他的科学专业,也研读中外名著;他读正规报刊,也读街头小报。他还有个习惯:凡他认为新颖的、有用的观点或词句,都记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凡一时读不懂或认不准的,他都要记述下来,直至读懂弄通为止。 

    有次,他在海南岛的一块巨石上看到了中国书协主席沈鹏题写的—首诗,字是行草,其中有几个字认不出来。他左瞅右看、上下端详都认不出,遂自语地说:“它(指这几个字)在向我挑战,我也只能应战了。”遂用相机把整幅字都照了下来。返京后,在较长一段的工余时间,他对照着行草的字典辨认,找书法家请教,终于以应战胜利而告终。

    陈老的好学,他客厅内的茶几就是最好的佐证。笔者每次去,每次都发现茶几上摆放着正在看着的书刊;茶几的玻璃板下压有新的短文剪报、名言警句或理论前沿的论述。洁净的茶几玻璃,闪现出主人与时俱进的身姿和锲而不舍的步履。

    有人说他的好学与他的名字有关,海纳百川是因为海的宽阔。在一次全国政协会上,一位委员为他撰了副藏头联:能容天下事,宽待天下人。心胸宽阔倒是他的美德之一,也不否认是他康寿的要诀之一,而勤于动脑也是不容忽视的。

    业余爱好,他善书法,善诗词,也擅撰联。在氢弹试验成功30周年纪念的茶话会上,他即兴撰了付上联:回顾三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尽管他自己已撰出了下联,但他还是希望同仁同事师友对出精妙的下联。事过不久,诗人科学家彭桓武电话中道出了下联:俯瞰洞庭湖南北,乾坤日月浮;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

    陈能宽说:“彭老的下联比我的下联好,我应该好好地向他学习!”

    看看,又是学习!

                           【转自《时代潮》 (2003年第八期),作者:东方鹤】

  

第  1  2 

上一条:事实:九渡枭雄“朱膀子”的一生
下一条:讲述:慈利志愿军说我们野战医疗队在前方


主办:中国·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承办: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地址:中国湖南省慈利县县委大院 邮编:427200 电话:0744-3234295 Email:464437227@qq.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20122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