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诗画慈利 - 慈利名山 - 慈利垭门关
慈利垭门关
慈利名山 加入时间:2013-11-23 19:17:07  作者:慈利田哥  点击:770

 

 

   

    垭门关位于县城北部道人山西端,与羊角山隔河相望,海拔603米。

它如一张大翅,傲立在澧水之侧,翼护着慈利县城。

说起古代驿站、官道,不能不提到它。它曾是进入祖国大西南的重要通道。

谈及历代兵事、战争,更不能忽略它。无论是冷兵器时代,还是近代战争,它都是战略要地,据关定成败。

它,山水相依,风光旖旎。登临至此,摩挲徘徊,历史的回声犹在耳边,怀古之情油然而生。

 

自慈利县城北渡澧水,一条山脉如一堵墙横亘在眼前,这就是道人山。山脉绵延到尾端,凹陷下去,一个天然的关口悄然出现。它,便是垭门关。垭门关两侧都是刀砍斧削的绝壁,宛如城墙。关口最窄处仅宽两米。由垭门关西去200米,山势突然跌落,一道绝壁下,十里长潭河曲折蜿蜒,一目了然,滚滚溇水沿着长潭河大峡谷向南奔流,汇入澧水。

秦汉以来,一直是西去的重要关口,被称为“湘西第一关”。垭门关比县城的海拔高出500米,以此为界,慈利县被分为内半县和外半县,内半县俗称“关内”,外半县俗称“关外”。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垭门关是连接内外半县、通往湘西,直至鄂西、川东的必经之道。在鼎盛时期,每日过往行人超过千人。慈利内半县出生的杰出人士袁任远、陈能宽、卓炯就是经这里走出大山,书写出了辉煌人生。经垭门关向西主要有三条通道。一条是经岩洛村通往通津铺镇,西去江垭镇,再到桑植、永定;第二条是经垭井村通往东岳观镇,北上石门、澧县。还一条是沿着绝壁内侧下到长潭河谷,可与溇江水路相通,曾有石墩山道,如今已经废弃。

筑而为城,聚而为市。人们东去西来,习惯把这里作为旅途中休息打尖的场地之一。凉亭、茶社、商店和旅馆应运而生。当年,仅仅垭井村一个组就有五家旅店,最大的一家旅店床铺有十多个,繁荣一时。垭门关也是赏景的好地方。站在关口,登高望远,羊角山隔河相望,溇澧二水在山脚下汇聚,蜿蜒东去。慈利县城尽收眼底,朝看晨曦,晚听渔歌。历代文人多会汇聚于此,吟诗作赋,记录着一段又一段兴旺盛衰。其中,有两幅对联写得荡气回肠,气势磅礴。其一为近代诗人田金楠所写:“扼九澧上游,试饱看零山溇水;请诸君小坐,与细谈秦塞汉关”。另一幅由吴恭亨撰出,曰:“守险说一泥丸封关,由汉而晋而唐而宋而明,阅两千年割据兴衰,独此山无恙;登高看五大洲变易,曰亚与欧与美与非与澳,合九万里纵横扫荡,倘我后有灵”。

 

垭门关为文人学子提供了尽情抒怀的场所,亲历了农耕时代商贸的繁荣,也见证了那些为生存、为称霸或者为民族独立的大大小小的战争。据当地史料记载,李自成余部为逃脱清兵追击,占据此关,把敌人阻挡在山下,为撤退赢得了宝贵时间。近代,慈利一代枭雄王正雅被杀后,他的儿子王育寅高举复仇大旗,与敌方争夺关口,结果王捷足先到,取得了地利上的优势,为胜利奠定了基础。垭门关最为辉煌的一页还是中国军民在此英勇抗击日寇的那场阻击战。194311月中旬,日寇经石门县、沿东岳观镇南家村偷袭垭门关,在这里遭到了重创,丢下了几百具尸体。战争结束后,当地人掩埋尸体都花了几天。垭门关一带至今还遗留有中国军民修建的指挥所、碉堡和战壕等作战工事。附近陈家大凸有一个地方被称为“九人坑”,是因为那个坑里埋着九具国民党士兵的尸体。有一个村民的茅草屋被日本兵纵火烧毁,那地方被称为“火烧屋场”。1949年,解放大西南时,人民解放军一部也是经过垭门关进入四川的。

随着慈利至索溪峪、慈利至石门公路的通车,交通设施的日益完善,出行方式的改变,垭门关渐渐冷落起来,最后一个旅店在1972年关闭。二十多年前,通向关口的盘山公路从山下修到关前,又沿着绝壁从关外延伸到关内。当初喧闹一时的关口逐渐被遗忘在荒岭上,那些被摩挲得溜光的青石板路也被灌木和野草覆盖。只剩下一些传奇、佳话留在了人们记忆中。

其实,我已不止一次来此闲游。可是每次除了观景了望,别无所获。这个深秋,我又来到它的跟前,希冀寻找那些走卒挑夫商贩镖客往返的千年古道,回味文人墨客的吟唱,感受抗战烽火的悲壮,循着它的脉络品出一些厚重来。一座雄关,就以这样的姿态走进了我的心中。

漫山松柏苍翠,枫叶正红,溇澧诸景历历在目。可是,当年的雄关呢,那些商店旅馆、还有喧嚣呢?几面半截石墙支离破碎,几欲倒塌;古道已经被截成一段一段,青石板散落在草丛中。道路两边的住户陆续迁到公路两侧,起了一栋又一栋楼房。与他们交谈,仅有少数几位老人能说起一些往事,年轻人是一脸的疑惑。我的心不禁一阵抽紧。

文化是一个地域、一个民族的根和魂。如今,人们陷在现代文明带来的快慰里,不能自拔,几尽迷失。人们在走马观花,似解非解,一脸茫然同时,对身边的传统文明视而不见,甚至是扼杀,这是非常悲哀的。

走下来,我心头多了一丝宽慰,那是因为我虔诚地膜拜过这座昔日的雄关。却多了一些沉重,很沉很沉。

 

 

上一条:寻幽四十八寨
下一条:已经没有了

主办:中国·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承办: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地址:中国湖南省慈利县县委大院 邮编:427200 电话:0744-3234295 Email:464437227@qq.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20122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