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慈利往事 - 慈利籍抗美援朝老兵讲述曾经历的十字架山、轿岩山战斗

慈利籍抗美援朝老兵讲述曾经历的十字架山、轿岩山战斗
慈利往事 加入时间:2014-01-01 21:27:18  作者:满金平  点击:689

    攻打轿岩山山顶的战斗

    此时好像是下午,我年岁已高,记得不太清楚。我们 597 团正在为战友们悲哀的时候,轿岩山顶的火力突然特别凶狠。一个弹壳弹落在我脚边不远的 2 米处,咣的一声把土凿开一个小坑。敌人来了增援部队,这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事呀!因此,我们发不了冲锋,于是改攻击为防守。先兵连只好潜伏在草丛中,看到山顶的敌人在电网前面的壕沟里来回跑动,我瞄准了枪,正好一枪打中了一个瘦瘦的高高的敌人的额头,看着他倒下。我们团的火力还击也相当猛烈。敌人的增援部队明显不敢下山了。农历4 月末的朝鲜,天黑的比较快,晚风中略略夹杂着一丝凉气,机枪疯狂的吼叫,天空被照得光亮,阵地上一片咣咣弹壳的响声。

     战友刘生云急促地对着我喊:“阳生,我快没子弹了,怎么办?怎么办?”

    “不急,不急,我们要死守这 110 多位战友换来的阵地,朝山上打吧!总会打死几个,再说,我们有缴获的敌人的机枪!怕什么”我提高了嗓门,生怕他听不见,而影响整个战斗力和先兵连的情绪。

    夜色越来越浓了,天空挂起了一轮弯月。敌人的电网、碉堡在月光和火光的笼罩下忽明忽暗、忽隐忽现。渐渐地,敌人的火力弱了一点,我们也不敢冒然发起冲锋。敌我双方只是打一会儿又停一会儿,就这样持续到夜里 12 点多。从上午发起攻击十字架山到下午占领轿岩山的一号阵地,我 597 团的每一个战友都还没有吃一点东西,哪怕是一口水,一粒饭,甚至一点干粮。

     我躲在石头后面,身上有些痒,还很想喝水,可是在这个阵地上,一滴水也找不到,我只好用唾液润润嗓子。战友杜文秀(四川)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扯了一把草根嚼着,看他嚼得特别香,而且似乎嚼出了满嘴的水。正当我扯了一把草根放到嘴里嚼的时候,敌军的火力加强了,而且天空中还划过几颗照明弹,他们的机枪居高临下的照着我们的阵地上扫射过来。团长命令我们赶快防守,阵地又是一片咣咣的弹壳响声。一个弹壳弹落在我的头上,看来敌人发起了攻击,我们毫不示弱,用枪还击着他们。在照明弹中,我们一枪一个的把那些在电网前面的壕沟里跑动的敌人打死了,十多分钟后敌人的火力被我们打下去,阵地上又一次出现短时的平静局面。

    直到凌晨两点多,身体似乎有些疲软了,但我们每个战士眼睛却很少眨一眨,都死死的盯着山顶的敌人,生怕眨眼之间,就对不住祖国人民和朝鲜人民了。

    我们屏气凝视间,一只手端枪瞄准,一只手不停摸扯着周围的草根。送到嘴里越嚼越来劲,甚至还吞到肚子里解饿。就在凌晨 3 点多的时候,敌人再一次发起了攻击。天空的照明弹越来越多,就像白天一样,山顶和我们的阵地看得一清二楚。只听见机枪叭叭的响个不停,这次攻击火力,比十字架山的火力还要历害几倍。

    “没了,怎么办?怎么办?弹药不足了,”杜文秀扯着我的衣角喊着。

    “抄起敌人的机枪吧!”我们一直还没有使用从敌人手中缴获的机枪,从一开始就防着这一手。生怕敌人夜里发起攻击,如果我们把子弹浪费了,后果不堪设想呀!

    我们先后连几乎每两个人就架起了一挺机枪,朝山顶电网前面的敌人扫射。其实,我们心里都知道如果十分钟后打不下敌人的冲锋,那就意味着什么?我们每一个战友更加卖力。在照明弹中,我们的战友倒下了,但敌军倒下的似乎更多。渐渐的敌军的火力消退了。我和身边的战友刘生云、杜文秀拥抱在了一起。这短暂的胜利比世界上任何一种幸福更加幸福。敌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志愿军的火力会有这么厉害!这样一直耗到第二天下午,战场上断断续续的响起枪炮声,敌军在白天也不敢贸然冲锋。

    志愿军救援取得胜利

    第二天下午,我志愿军 38 军从左边救援过来。我们围困在阵地两天一夜后终于被救出来,哪怕此时还没有吃东西,都没有感到一丝饿意。在我志愿军无坚不摧的炮火攻击下,李伪军有的打死了,有的投降了,有的敌人怆惶逃跑了。我们穿过电网,越过壕沟,炸掉暗堡,把五星红旗插在了轿岩山顶,敌军的王七、王八两个王牌师长还有少数几个人朝飞机场惊慌失措的逃去,我志愿军 38 军的战士迅速将轿岩山后方的飞机场包围了。

    我和战友刘生云、杜文秀,还有一个忘记了名字,迅速奔向飞机场。我们心中早就想活捉这两个王牌师长,替战友们报仇,为祖国和朝鲜人民报仇。可飞机场上没有任何遮蔽物,突然向南朝鲜方向撤退的敌军打过来一颗炮弹在眼前炸开了,当即我就昏厥了。

    醒来,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我的一条腿被炸掉了,战友杜文秀的右手炸掉了,还有一个战友记不得名字了,额头炸坏,光荣牺牲了。

    敌军的两个王牌师长在飞机还没有起飞的时候就被我志愿军活捉。就这样,李伪军模范阵地失守了,美军的希望化为了泡影。我志愿军夏季反攻取得决定性胜利。在随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美军连连败退,退出了三八线,阳历7月27日(农历6月17日)抗美援朝最终胜利结束。

 

注:第 67 军( 1951 年 6 月入朝)军长李湘(代),政治委员旷伏兆,副军长李水清、刘儒林,参谋长刘苏,政治部主任钟华农,副参谋长张西帆。第67军辖 199 师、 200 师、 201 师。第 199 师(辖第 595团 、 596团 、 597 团)师长罗肖文,政治委员高占杰,副师长刘征,政治部主任高材,政治部副主任郝一萍

 

第  1  2 

上一条:已经没有了
下一条:慈利社科联寻访常德会战之慈利阻击战贵州老兵李月生
主办:中国·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承办:慈利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地址:中国湖南省慈利县县委大院 邮编:427200 电话:0744-3234295 Email:464437227@qq.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20122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