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省社科联 > 社科规划 > 成果简介

明清时期赣南地区经济增长模式研究

2008/04/30 23:06   作者:  编辑:刘旭辉   来源:

  

  江西省社会科学规划项目

  项目编号:05LS02项目负责人:于少海 东华理工大学

  

   本课题最终成果为正式出版的专著——《明清时期赣南地区经济增长方式研究》。本文选择了明清赣南社会经济变动的几个重要线索,并就它们之间的相互关联,作了初步的考察。明清赣南地区提供的社会经济变动情景,虽有其地缘方面的许多特殊性,但它毕竟又是高度中央集权王朝治下的一个区域,且与其它区域的经济有或多或少的联系,是被包容于当时中国的总体发展态势之中的。因此,作为明清社会经济总体发展态势中的一个侧面,对于从多种角度观察并评价明清社会发展的特性,或许也能有一些帮助。

  赣南地区较显著的开发,至少可以追溯到宋代。其时,有大量北方人口南迁,空旷的赣南山区初步开拓。但历经宋元之间的战乱和瘟疫疾病的侵袭,到明初,赣南人口较宋代急剧减少,再度回复地旷人稀的局面。明初以后,持续不断的移民运动,既为当地社会带来了动荡不安,但更长远的是带来了大量的劳动人口和发展生机,从而揭开了赣南山区经济开发与社会变动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考察明清时期赣南地区移民运动的情形,可以明显地看到明朝和清朝赣南的移民运动表现出不同的特点。最显著者,莫过于两个不同时期的政府对移民运动呈现出不同的两种态度,由此导致了两种不同的形势。明政府对移民运动多采取不支持、不鼓励的立场,对流民多采取强制的手段,从而激起流民的不断反抗。这种情形直到王阳明抚赣时才开始逐步得到改变。所谓的招抚“新民”,实际上就是变相地承认其合法地位。明后期,明王朝政治黑暗,赋役制度崩坏,统治力下降,使这种努力的效果受到很大影响,又进一步加剧了局势的恶化。入清以后,清政府采取了积极的招徕流民政策,各地官员(尤其是人口损失较大的北半部县份)纷纷出面招徕流民,招徕流亡成为各地官员一项重要的任务。与之相对应,赣南地区的人口恢复很快,而且以一种相对平静的形式度过了移民大量进入的过程。同时,清前期较强的控制能力,又为此提供了保证。因而,清代赣南地方的社会动荡也表现出与明代不同的面貌,主佃冲突代替了流民与政府的对抗,政府在其中担任的角色也有了一定的转变。这种相对平稳的社会局势为赣南清代商品经济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

  其次,明代的赣南移民运动还表现出移民运动的多向性特征,既有流民进入赣南,也有流民迁往外地。而闽、粤、赣毗邻地区的这些共同特点,意味着在广大的毗邻地区实际上存在着一个数量庞大的流民群落,而这一群落的存在状态与客家的形成有很大关联。明中期以后,赣南逐渐形成了客家住居区。其中,在定南县,可以明显地看到客家进入城市生活的过程。清初,赣南南部地区的动荡和周边地区的纷乱,则显露出客家开始逐渐向赣南北半部地区逐步发展的轨迹。

  面对这种人口反复流动的状况,明清两代都面临社会秩序整合的难题。在明代,赣南社会始终处于不稳定的动荡状态。一方面是阶级矛盾的激化,一方面又是土著与客家的冲突,赣南地区社会冲突呈现出某种复杂性。再加于地方吏治腐败,里甲制度崩坏,使赣南的社会动荡更是雪上加霜。对此,王阳明在赣南实行了乡约和“十家牌法”等制度,开始对地方基层组织进行重建。乡约、“十家牌法”和里甲一起,成为一种经局部改造而获得基层力量支持的地方社会组织网络。在重建地方基层管理网络的同时,明政府还开始对地方各种势力进行整合。一些被招抚的“新民”由于从征有功,被安插下来后往往被授予一定的职衔,或被“荣以冠带”,其势力在地方上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这些势力在地方上与地方宗族之间发生了严重的利益冲突,与政府之间也不时产生摩擦。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政府往往联合地方宗族将之取缔或加以消灭。

  明清赣南动荡不定的社会环境,成为赣南地区宗族生存和发展的土壤。宗族不仅在延续族姓血脉、保护族内成员利益等方面发挥作用,而且还成为维护地方利益的重要力量。赣南的宗族为维持其存在的经济基础,通过积极从事高利贷经营,进行土地兼并活动,保持其宗族公共经济的繁荣。赣南宗族公共经济的兴盛与赣南地区所特有的地理和自然环境有关,也与赣南地方的风俗习惯有密切关联。宗族公共经济的兴盛为宗族参与地方事务提供了经济和族望资源。一方面,在宗族组织发展的背景下,一些强势宗族单独成“户”、或承担里甲,构成为地方基层组织的一部分,宗族组织和地方基层组织出现重合或互为补充。另一方面,借助宗族的声望,一些宗族的头面人物(往往以乡绅的身份出现)还出面承担地方事务,实际上充当了维持地方社会秩序的重要力量。

  与此相联系的是,明清赣南地区的租佃关系的嬗变也呈现出许多地缘特点。明代赣南地区佃农对地主的人身依附还较强烈,经过佃农的斗争,到清代,主佃间人身依附关系逐渐松弛,在租佃关系上反映为分成租向定额租过渡明显加快。押租是主佃人身依附关系松弛的背景下,地主通过经济手段,针对佃农欠租、抗租活动所采取的办法。而永佃权和“一田两主”作为从佃权向产权变化的长过程,尽管期间情节复杂、情形多样,但至少到了清前期,永佃权向“一田两主”的转化,在政府方面已经开始采取默认的态度。到乾隆时期,《宁都县仁义乡横塘塍茶亭内碑记》的竖立,则意味着政府在事实上承认了这一现象的存在。在这一过程中,赣南发生的大规模的佃农风潮起了重要作用。由此,亦可以认为,清初赣南的佃农风潮不仅是抗租斗争,也不仅仅是争取永佃权的斗争,还部分地带有争取土地所有权斗争的意味。正是通过这种斗争,赣南才会出现“一田两主”盛行的局面。

  在上述社会构成经由流动和整合双重交织所引起的社会变动中,赣南地区商品经济的发展也具有许多特点。随着移民的大量涌入,经济作物种植渐成风气。明清赣南地区发展起来的经济作物种植及其加工业的发展,把地区经济引入了区域间乃至全国性的商品经济交流网络之中。通过以瑞金为中心的分析,我们可以较为清晰地观察到,商品经济的发展对当地社会各个方面的深刻影响。从种植结构、物价的涨落、初步的区域内生产分工,到地方风俗习惯等方面都出现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新气象。而赣江商道在沟通岭南和全国市场的同时,也对赣南地方产生很大影响。它不仅直接关系到周边地方部分人的生计,也对区域内市场的发展有直接的影响。同时,它还将赣南地方市场与全国市场联系在一起。比较明清两代赣江商道对赣南的影响程度,可以看出,明代赣江商道由于自身的因素和赣南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的共同影响,对赣南的影响多表现在较浅层次的意义上;而清代以后,影响更为深刻。赣江商道的兴衰还对赣南区域内市场的空间布局起到牵引作用。

  考察明清赣南墟市的发展和演变过程,有一现象值得关注,即到清道光年间实行“五口通商”后,随着赣江商道的逐渐衰落,赣南地区的市场空间分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此之前,赣南地区市场通过赣江商道与全国联系在一起,因而沿赣江商道地区的墟市发展较快;而在此之后,由于赣江商道的衰落,赣南地区市场与全国市场的联系逐渐趋于淡化,而与周边区域市场的联系则更为紧密。表现在赣南地区的墟市由商道沿岸向周边发展,一些重要墟市多处于与闽粤毗邻地区,显示出地方性区域市场间联系的加强。

  赣南地区商品经济的发展尽管对地方社会经济结构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冲击,但在整体上并没有改变赣南的社会面貌。究其原因,当然与当时社会生产力水平低下有关,但从赣南地区具体情况分析,又有如下几点原因:首先,是因为封建势力的阻挠和抵制;其次,赣南地区相对封闭的自然环境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清代赣南商品经济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与外在因素有关,从经济作物品种的引进到商人资本的介入无不体现了这一点,但这种外来刺激不可能长期持续,尤其是当国家外贸格局发生重大变动之后,赣南与全国性市场的联系被淡化,赣南地区的封闭性又再度突出起来。再次,经济作物赢利能力的下降,使得经济作物种植和加工的发展受到限制。清代初年,烟草、甘蔗等的市场价格出现了较大幅度下降,在当时的条件下,经营者无法通过改进种植和加工技术来降低成本,其利润率也随之下降,这对经济作物种植和加工的进一步发展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地方市场也在这种影响下无法进一步发展,始终停留在传统的市场范畴之中。

  综观赣南地方社会经济的发展过程,经过明清时期持续的移民运动,赣南山区得到了开发,促进了租佃关系的调整。而租佃关系的调整又提高了佃农从事商品经济作物的种植的积极性,在各地商人和商业资本的推动下,赣南地区的商品经济得到了迅速的发展。但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赣南商品经济的迅速发展并没有持续下去,反而逐步演变成传统农业经济的补充;对当地社会经济结构造成了一定的冲击,但又未能造成当地社会经济结构的彻底嬗变。

  明清时期赣南地区商品经济的快速发展仍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同时给我们以某种启示:自明开国至清前期,由于人口的迅速增加以及中国特有的那种人口横向流动,民众追求经济生存的能量是非常之强烈的,因此社会经济确实没有像一些“停滞论者”所说的那样止步不前。一切可以盈利的经济手段,都会被适时地采纳;一切可以发展自身利益的商机,也不会被轻易地放弃。区域内以及区域间的任何一块未经充分开发的“空隙”都逐渐被填充、被利用,经济发展在“面”的扩展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从而也带来了经济总量的缓慢增加。然而经济发展在广度开发方面达到一定的限制,而在深度开发、特别是持续发展的动力方面缺乏足够的支撑,这种发展就会暴露出其致命的弱点,有些时候也必然会出现徘徊甚至衰退的迹象。至于这种动力,既必须有赖于经济的、技术的、市场的变革,更重要的是要排除政治制度方面的障碍,取决于全国经济发展态势的重大突破。很显然,直到清前期,我们很难希望会有更深刻的变革出现。赣南经济的衰退固然不具有全国意义的代表性,但多少已经透露出这种时代的无奈。

  就整个江西地区而言,在明清之际发生很大的变动,从宋元时期的经济文化发达地区一变而为后进区域,于今则比周围各省区都为落后,个中原因值得探索。而赣南地区在江西省范围内又具有其独特的意义。其东南与福建、广东等沿海地区相接,西北则与湖南、赣中、北相毗邻,从地理位置上说,它是连接东南沿海与内地的重要通道,明清时期该地发生了剧烈的社会动荡,社会经济获得了长足的进步。因此,以赣南地区社会经济作为研究对象对于揭示落后地区的经济发展缓慢的原因具有很强的提示作用。

  本课题通过对赣南地方内在的社会经济结构进行探讨,以展示赣南地方社会经济发展的状貌,解析赣南地区社会经济结构的内在结构,揭示其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的缘由。该区域从人文地理角度看,确有其特殊性,但又包含在当时中国的总体发展态势之中,通过对该问题的深入探讨,不仅可以再现赣南地区历史发展的脉络,已可以对其经济发展的迟滞原因进行解释。这本身是对明清社会经济史的丰富,也对我们今天寻求赣南山区开发的路径具有提示作用。

版权所有:江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赣ICP备06007514号

地  址:江西南昌洪都北大道649号  邮  编:330077  联系电话:0791-88595983

四肖八码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今中,澳门最准一肖一持100,香港100%最准一肖三期,四不像王中王必出一肖,香港一肖中特期期准资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