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省社科联 > 社科规划 > 成果简介

基于节约型社会我国能源消费与配置的数量模型分析及其对策研究

2008/05/06 23:05   作者:  编辑:刘旭辉   来源:

  江西省社会科学规划项目

  项目批准号:06YJ18

  项目负责人:陶长琪江西财经大学 

  本研究目前主要是从微观和宏观两个层面,通过运用博弈论和计量经济学方法对我国能源消费与配置中出现的相关问题开展了分析,并提出了一定的具体措施。

  论文一:“煤矿企业生产的经济学分析———基于我国矿难频发的经验与理论研究”的成果简介:

  近些年来,我国矿难事故频发,近3年因为煤矿事故死亡的矿工人数每年达5—6千人之多,占全世界煤矿事故死亡人数的80%多。虽然我国政府对矿难事故和煤矿安全十分重视,也制定了不少措施,但从2003年至2006年的相关数据来看,我国矿难事故并没有明显好转的迹象。为什么矿难事故长期以来一直难以得到根本性的改善?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论文首次通过运用经验与理论相结合方法来回答上面的问题。

  首先采用数据挖掘分析方法,分析导致我国煤矿安全事故频发的缘由。而后通过建立博弈模型,对矿难事故中的四方博弈主体,即煤矿工人、煤矿经营者、地方政府官员和中央政府监管部门之间的利益关系开展了博弈分析。在经验分析和理论分析的基础上,文章最后提出了应对我国煤矿安全事故频发的对策建议。

  单因素和多因素的数据挖掘分析均表明:非国有和证照不齐全的煤矿企业都是事故的多发单位,也是最有条件也最需要进行寻租的煤矿企业。因为非国有煤矿企业的运营机制相对灵活,内部的监督机制相对宽松,从而使得它们进行寻租的可能性增大。而证照不齐全的非国有煤矿企业则更有动力去进行寻租。可见,非国有和证照不齐全的煤矿企业的大量存在,煤矿管理混乱及外部监督不力等是导致我国近年来矿难频发的主要原因。

  通过煤矿工人与经营者之间、经营者与地方政府官员之间、经营者与地方政府官员和中央监管人员之间博弈模型分析,结果表明:发生事故的煤炭企业从超额煤中所获得的总收益最大值越大,煤炭企业将从超额煤中所获得的总收益也就越大,这表明了煤矿经营者在交纳给地方政府一定租金后为什么会想尽一切办法超额生产以获得最大的超额收益的缘由。取代固定收益而按照股份进行租金分配这种情况,煤矿经营者和地方政府官员最终能实现他们各自的利益均衡点。尽管在承包期内未出现重大事故,但如果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与煤矿经营者合谋的超额开采进行惩罚的程度越低,则地方政府与煤矿经营者通过超额开采获得更多收益的欲望就越强烈,因此,中央政府就越需要加强监管。如若在承包期内出现了重大事故,则煤矿经营者、地方政府官员和中央政府的行为一定是相互制约的。

  中央政府由于未能在均衡值之上进行监管,使得地方政府和煤矿经营者在合谋进行超额开采时突破最大点,导致事故发生。

  提出了应对我国煤矿安全事故频发的对策建议:阻止煤炭企业的过分民营化和小型化,继续走国有化和大型化的发展道路,这不仅有利于对煤矿安全事故的防范,也将能使得煤矿企业获得更多的规模经济上的好处;有必要设计一套防止煤矿企业对政府官员进行寻租的机制,并努力缩小煤矿经营者获取租金的空间,从而减少或避免矿难事故的发生;在提高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督能力方面,可以借鉴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一些经验;必须通过制度创新、技术创新来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的转变,以缓解矿难发生需求层面的压力。

  论文二:“企业纵向联结的效应分析———基于煤电行业的实证”的成果简介:

  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纵向组织关系的变革将会牵涉到多方面的利益。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煤炭产业和电力产业中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利益,当然也包括各级政府和广大消费者的利益等。那么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实行战略联盟和实行纵向兼并的效应到底如何,如何才能建立一个有约束力的以契约为纽带的有效的战略联盟?煤、电企业兼并后的一体化企业对没有兼并的处于上游生产阶段的煤炭企业和没有兼并的其他的电力企业的影响又会如何?煤、电纵向一体化对煤炭产业和电力产业的租金(利润)的影响又会如何?本文将通过构建理论模型的方式来分析上述问题,并希望对上述问题的分析和回答有助于中国煤、电产业组织关系的合理调整,进而有利于中国煤、电紧张关系的缓解。当前国内外文献鲜有这方面的深入分析。

  针对煤、电企业纵向联结的三种可能的模式(煤、电企业战略联盟、煤、电企业组建企业集团以及煤、电企业完全一体化),通过构建模型的方式分析了这三种煤、电企业纵向联结的效应。

  煤、电企业战略联盟效应分析表明:通过我们上面对两个简化了的煤、电企业之间的市场关系,我们可以看出,煤、电企业组建企业联盟的前后,组建企业联盟的企业的利润水平都得到了提高。而未参与企业联盟的电力企业或煤炭企业的利润则减少或不变。这就说明组建煤、电企业联盟应该是中国煤炭企业之间纵向联结的一种很好的形式。

  煤、电企业组建企业集团的效应分析表明: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的纵向兼并减少了其他未进行纵向兼并的煤炭企业向电力企业的煤炭供应量;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的纵向兼并相应地增加了煤炭企业对电力企业的煤炭供应量。煤炭企业供应给电力企业的电煤量又得到了增加,同时又由于我们假定所有煤炭企业的电煤价格不变,因而我们就可以推出其它煤炭企业的部分利润被转移到了与电力企业实行兼并的那个煤炭企业中去了。在这种情况下,其他煤炭企业往往会产生与电力企业实施纵向兼并以组建企业集团的愿望。

  煤、电企业完全纵向一体化的效益分析表明:在煤炭企业先决策(决定价格)、电力企业后决策(决定产量)的情况下的电力企业的利润水平要小于电力企业先决策(决定价格)、煤炭企业后决策(决定产量)时的电力企业的利润水平;在煤炭企业先决策(决定价格)、电力企业后决策(决定产量)的情况下的煤炭企业的利润水平要大于电力企业先决策(决定价格)、煤炭企业后决策(决定产量)时的煤炭企业的利润水平;煤、电企业完全一体化后的总利润大于不一体化时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各自的利润水平之和。

  在深入分析模型的政策含义之后,文章提出了优化煤炭产业组织结构、政府要制定政策并直接参与煤、电企业的纵向联结以及加快全国电力的联网步伐等促进煤、电企业进行有效的纵向联结的政策建议。

  论文三:“中国煤、电企业市场博弈分析”的成果简介:

  为了分析电力企业与煤炭企业之间的市场博弈过程,本文各选取一个代表性的电力企业和煤炭企业来进行分析。假设这两个代表性的企业具备以下三个条件:第一,代表性的电力企业和煤炭企业必须具有一定的企业规模;第二,这两个代表性的电力企业和煤炭企业必须是在同一个区域市场内的两个企业,因为如果不是在一个可以互相发生作用的区域内的两个企业就难以发生市场交易;第三,我们并不限定这一市场区域的大小,只要这两个有代表性的企业能够发生市场作用,也不管这个区域是一个省或是整个国家都不影响我们进行模型分析。

  建立了电力企业与煤炭企业之间的博弈模型(电力企业先决策,煤炭企业后决策;煤炭企业先决策,电力企业后决策;煤、电企业纵向兼并后的博弈),煤、电企业纵向兼并情况下的电力市场的进入博弈模型(纵向兼并后新企业即企业1的决策情况;在位电力企业即企业2的决策情况),结果表明:(1)煤、电企业纵向兼并后两个企业的利润之和大于电力企业先决策时的两个企业的利润之和,而电力企业先决策时两个企业的利润之和又大于煤炭企业先决策时两个企业的利润之和;电力企业先决策时煤炭企业的利润要大于煤炭企业先决策时煤炭企业的利润。(2)无论是纵向兼并后的新企业还是在位的电力企业,在与竞争对手进行竞争时,自己认为自己为低成本类型比认为自己是高成本类型时将会生产更多的产量;而当某一企业对对方为属于高成本类型的概率的判断越高,自己生产的电力产量就会越多。反之则反是。

  根据上述博弈模型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以下三个方面的政策涵义:

  (1)有必要适当提高煤炭企业的市场地位

  对处于弱势地位的资源型产业———煤炭产业进行一定程度的有利于煤炭产业健康发展的宏观调控是必要的。如关闭一些非法的小煤窑,规范煤炭的生产秩序,从而适当地提高煤炭企业的市场势力,保证煤炭的可持续发展是十分必要的。

  (2)有必要加强对电力企业的规制,尽量减少电力企业的市场势力

  由于电力企业所生产的产品的特殊性,电力企业一直就具有较为明显的市场势力,当这一市场势力较之于煤炭产业大出许多时,如煤炭产业出现煤炭的供给大于全社会对它的需求时,对电力企业进行政府规制就显得十分必要。也就是说要尽量地在电力产业内引入竞争机制,以达到尽量地减少电力企业的市场势力。

  (3)煤、电企业实行纵向兼并有利于提高整个社会的福利水平

  从煤、电企业纵向兼并后的博弈结果我们可以看出纵向兼并后的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的利润之和大于电力企业先决策(也就是煤炭企业具有后发优势)的情况下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的利润之和。而电力企业先决策时的利润之和又大于煤炭企业先决策时(电力企业具有后发优势)的情况下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的利润之和。因此煤、电纵向兼并后的电力企业进入该地区电力市场不仅有利于提高自己企业的市场竞争力(降低企业生产成本,提高企业的利润水平),也会使得社会福利水平实现最大化(满足社会的电力需求)。

版权所有:江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赣ICP备06007514号 赣ICP备1007824号-1

地  址:江西南昌洪都北大道649号  邮  编:330077  联系电话:0791-88595983

四肖八码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今中,澳门最准一肖一持100,香港100%最准一肖三期,四不像王中王必出一肖,香港一肖中特期期准资料一